92笔趣阁 > 其他小说 > 全球旧日 > 章节目录 第38章 我摊牌了,我是母体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<script>read2();</script>  此言一出,在这屋子里的玩家们皆是神色古怪起来,他们四下张望,各自互相猜忌、怀疑的目光交错。

    ————

    在这9人里面,诅咒母体就在你的身边,刚才与你一同逃跑,一同谈话,一同前行的队友,很可能就是那个母体!

    这种信息透露出来,不信任、恐惧会侵蚀玩家的心理防线,在无法得知谁是母体的情况下,却又知道自己身边有这样的人,这是一种折磨。

    团队的凝结力顺势垮塌成散沙!

    “玩家们,是不是很兴奋呢?这次的旧日游戏,模式可不再是之前的剧情模式,这次可是全新的模式,玩家对抗哦!”

    “卧底对抗玩家们,无论是把正确的玩家给全部淘汰,或者感染诅咒,都是母体获胜的条件。”

    “而你们这群正确的玩家,只能够依靠这可怜的信任,还有胡乱的猜测,去推导谁是那个母体,然后去杀了他!”

    讲解员说到情绪高涨时,用阴阳怪气的语气接着嘲弄着玩家们。

    “母体是女玩家的话,弱不禁风的被发现,可是很快会死的呢。但是...如果母体是一位精通格斗、战术、心理学的玩家,就算你们识破母体的存在,可战斗力不及格,也还是会被母体虐杀或者感染的哦!”

    顿时场面的目光放在了囚徒的身上,他那大个头和衣衫都不能完全遮掩的肌肉,的确是这次最具有单挑能力的玩家。

    “我不是母体。”大叔面对怀疑的目光,解释道。

    “你说不是就不是了?”粥树人冷笑道:“这次的游戏规则,就是不能相信任何人,规则都说了,母体就只是一个身份而已,他外表上和玩家一模一样,事实他也是那个玩家。”

    “随你。”大叔不想解释太多。

    旁边叫希白的女玩家站了出来道:“不用解释,因为先在在场无论是谁,都无法证明自己不是母体,在每个人眼里,所有人都有可能是那个母体玩家。”

    “这和有关部门要你证明你妈是你妈一样困难,我倒是觉得,这家伙讲解规则故意把对正常玩家不利的信息透露出来,就是想从一开始降低我们团队的信任。”赵晴天点头同意这个说法。

    这时,广播又传出规则讲解员的声音。

    “好了好了,我猜各位玩家也肯定很想要快点开始游戏,进入安全屋的玩家们,你们在5分钟之后,将会被分散传送至游戏开始地点,分散在一处中世纪的古堡里面,和诅咒母体进行刺激的博弈哦!”

    “这场游戏,除了玩家自己淘汰自己之外,是没有退出副本的选择哦!除非其中一方完成主线任务,不然这场游戏会无限持续下去!”

    “在古堡当中,里面藏着各种机关暗道,还有母体的手下哦!也就是在安全屋外面的那个玩意,在古堡里面,母体可以随意差遣手下,也可以通过传播诅咒去控制玩家,被诅咒感染的玩家也是可控母体操作,所以玩家们要争分夺秒,在以多敌少的情况下击杀母体,不然游戏就注定会死亡呢!”

    他是这里最悠闲的人,嘴上说着风凉话,但受苦难的却是玩家。

    “我可以再给你们一个友情提示,关于母体操控的手下,一般手段下,普通人类几乎不可能战胜,所以遇上了那种怪物,逃命是你们最佳的选择。”

    “这算个屁的友情提示?”玩家魔术师对这句话嗤之以鼻。

    接下来广播也没有继续讲解规则,他对玩家们的询问也视若无睹,就像做完了自己本分之后,拍拍屁股准备下班。

    许白吃完薯片,脑袋上趁在场玩家不注意,忽然出现顶深灰色的礼帽。

    众人都还不断观察周围玩家脸上的微表情,试图从面相上看穿谁是母体,只是这并不是个有效的方法。

    时限5分钟后,会从安全屋分散传送至游戏地图内,此时墙面上的挂钟显示还有2分钟就到达正午12点。

    这里没人说话,各位玩家力所能及的开始分析和谁组队,谁的可信度最大,分析待会自己如果传送到奇怪的角落,该怎么办?

    古堡充满陷阱、有怪物、还有母体玩家,层层危机感扑面而来,所有人脸色都不好看。

    赵晴天望着许白,许白耸耸肩,示意自己不是母体。

    大叔也摇头。

    可是就在即将抵达时限的最后1分钟,许白默不作声的走到安全屋的大门处,他左手放在门把手上。

    这个位置能清晰的看见所有人的脸,此时有人才发现他竟然是通缉令上的虚白。

    但碍于主线任务和需要在现实里杀死目标,所以也只是让人印象深刻许多,他们还是专心思考这场游戏的对策。

    许白轻松的不像是这场游戏的玩家,随着目光的聚集缓缓开口。

    “大家好!介绍一下,我是母体!”

    他说出这句话时,安全屋里连起伏的呼吸声都戛然而止,各个玩家们都是瞳孔地震的看着站在门边的许白!

    “你要搞什么!?”

    赵晴天和大叔也愣住,他相信许白不是母体,因为之前两人对过眼神,并且没有母体会在这个时候自爆!那之前的对视岂不就多余了?

    可也没有正常玩家,会在这种时候假说自己是母体啊!

    许白这个亮瞎眼的操作旋即惹来轰动,粥树人想要冲上前,趁着现在击杀母体。

    只是有玩家拦住那人,因为事情绝对不是看上去那么简单。

    “等一下,你可以解释为什么你要自爆吗?”希白盯着许白质问道。

    许白摆摆手道:“因为我是母体啊!你知道这意味着什么吗?意味着我可以操控这里的蠕虫把你们全部杀死!你们就是我的玩物,这是属于我的猎杀时刻,在我眼中,你们只是可笑的蝼蚁!”

    “刚才卧底的说法我不太喜欢,因为这是单方面的猎杀,属于你们的大逃杀,直面恐惧和死亡,将会是你们等会要接受的事情。”

    粥树人一下挣脱了玩家的阻挠,连忙上前扑向许白。

    “你们愣着做什么?母体在眼前这个时候不赶快杀了他吗!?”

    可许白却从容不迫的打开大门,在暖灯的平台后,那无尽的黑暗里,正匍匐着一个巨大蠕虫般的乌贼!?

    在灯光下的身躯布满不明的褐色粘液,在他如乌贼蠕动的触须大口里,还残留着之前玩家的断肢与鲜血!

    粥树人吓得腿软,神色惊慌的往后爬去,因为那恐怖的巨大蠕虫就蹲在门外,此刻许白就站在门的边缘,仿佛他只要上前动手,这蠕虫就会挤进安全屋当中。

    “看到了吗?这就是你们要面对的家伙,所以把你们抱有的侥幸都抛开,好好祈求和幻象我会如何放你们一马?或者在那段时间里,多思考一下在临死之前,如何取悦我,让你死的痛快一些!”

    话音刚落,许白的身体就开始从脚下被星点蔓延,之后在场所有人也看着自己的身体在逐渐消失。

    “时间到了,我们要被传送去古堡当中。”希白说道。

    “可恶...那怪物,真的可以战胜吗?有这种级别的家伙,胜算在哪?”粥树人已经看不见胜利的曙光。

    几名玩家脸色铁青,他们记得许白猖獗的话语声中,背后藏着的巨大蠕虫,仿佛是幕后之人现身,执掌王权对庶民降罚。

    有两名玩家,唯手熟尔和加利尔全程从未说过任何话,默默看着这次事态发展,随后所有人的世界开始消散。

    等玩家们重新获得视觉后,他们已经被分布在中世纪古堡的各处。

    许白出现在厨房的位置,眼下四处无人,他终于长出了一口气。

    “吓死宝宝了!”

    边拍打胸口,冷汗都把后背的内衣给浸湿,脸色不改的站在巨大怪物身前是在需要太大的勇气。

    当然,他才不是什么诅咒母体,全是装出来的镇定。

    “还好听见规则介绍里面是安全屋,我赌外面的怪物是不会轻易进入里面,还好赌对了!”

    厨房没有什么线索和有用的道具,观察大概后,他从前往厨房的后门,那是条石砖砌成的通道。

    “这次的游戏规则和之前不一样啊,居然直接这么简单粗暴的就来玩家对抗。”

    走出通道,许白来到类似晚宴厅的位置,红地毯两边均是精致典雅的圆桌,墙壁挂着整排燃灯把这里照的敞亮。

    这里,许白看见了赵晴天。

    <script>app2();</script>

    https://www.sywu.cc/53152_53152548/666542447.html

    <script>chaptererror();</script>

    www.sywu.cc。m.sywu.cc